架空文 cp為索隆x羅賓

人物崩(我也不是願意的啊) 不介意請下收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
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辛棄疾《青玉案》

他從來沒遇過,能夠與他談心的知己。一般人見了他,總是避之唯恐不及。

她從來沒遇過,能與她交心的知音。一般人見了她,總是認為她高不可攀。

 

正月十五

 

東風輕吹,為初春帶來了些許暖意,也吹起了她的烏絲.坐在窗邊的她,瞇起眼,看了看窗外。花火閃爍,夜空如晝。

「原來今天是元宵啊!」她喃喃自語著。

她,是羅家的大小姐,身為地方首富的長女,她一向都清楚自己該做什麼事。有時候她厭惡自己的這個身分,綁手綁腳的,但有時候她卻慶幸父親的家財萬貫,能替她找到這麼多的書。

「小姐,小姐,夫人找您。她請您去書房。」說話者是母親的貼身婢女。

「我知道了,我馬上過去。」她應答著,嘆了口氣後,她輕柔的放下書本,往書房走去。

「母親,你找我嗎?」她一踏進書房,便朝著對面正在品茗的母親問著,

「是啊!今天是元宵,妳就和二妹和三弟一起去看看那花燈吧!別一天到晚都悶在家,會悶壞的。」面對母親的打趣,她微微笑了出來

「母親,放心吧!我本就打算今晚要和二妹和三弟一起去的,所以等等我就去找他們吧!」她說的話雖有點違背她的初衷,但她想她真的很久沒有與二妹和三弟一起出去了,是應該聚聚。

「妳趕緊去找他們吧!妳二妹最心急,搞不好等等就先走了呢。」母親催促著她,她向母親一笑後,就往大廳走去。

她看見二妹正在門口,對她朝著手,仔細凝神一看,二妹今天打扮的可心細了。鵝黃的長裙上綴著珍珠,不時傳來陣陣的鬱金花香。上半身則身著晚霞般的棉襖,外圈還滾了圈白亮亮的鵝毛。看到自己的二妹如此盛裝,她不經思考著自己是否穿得太過樸素。一身的紫色衣裙,全身上下唯一貴重物品只有手上的玉環,和頭上的髮簪。但還容不得自己思考結束,二妹便拖著她往外走了。也是,二八年華的妹妹,終究也還只是個孩子罷了。思及此,便跟上了二妹,參觀花燈去了。

 

他坐在酒館裡,酒一瓶一瓶的灌,外面的鞭炮聲令他厭煩。

這該死的節日! 他在心裡咒罵著。

他,是縣裡唯一道場的徒弟,總是帶著三把刀在城裡晃來晃去的他,找就被居民貼上"不好惹"的標籤,但其實他對誰也沒有敵意,他只是單純的在找著願意來學劍術的孩子罷了。

「店小二,再來兩瓶酒!」他大喊著

「這位客倌,您今天已經喝很多了,店裡已經沒有庫存了。」店小二苦笑道

「客倌,不如您到外面逛逛吧!今天可是元宵呢!挺熱鬧的。」店小二又熱心的建議

「好吧!結帳唄!」似乎是醉了,或似乎了解到店小二在趕人,他豪爽的拿出錢結帳離開。

 

唉!他真的不懂,這些花燈究竟有什麼好看的,或許對小孩子很新奇,但對他來說,早已沒了吸引力。遠方聽來一陣嘻笑聲,是縣裡的女孩。

在今天,每個人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爭奇鬥艷。石榴色的衣裙、高髻上華麗的髮簪,都為每個女孩妝點得更美更耀眼。但那些女孩他都沒興趣,她們都只關心她們自己,看到他只會嗤之以鼻,或許對他粗獷卻不失帥氣的臉多瞥兩眼,但她們終究不會停下腳步。或許能夠懂他的人真的不存在吧!那尋尋覓覓的知己,那尋尋覓覓的倩影,千百回的尋找,終究還是沒有結果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垂釣翁 的頭像
垂釣翁

一方陽光

垂釣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