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放學,我就衝去找羽熙。「羽熙!羽熙!」我邊跑邊叫道,「什麼事啊?瞧你叫的大小聲的。」羽熙帶著笑意說,「你有線索了嗎?」我趕緊問,並且放低音量,因為街上有一半的人都轉頭過來看我了。「沒有,我調查過德諺身邊所有的人,不過每個人都覺得他謙和有禮、脾氣又好。不過德諺有告訴我一個地方,那裡比較容易出現緣靈。就在新公園那,你盡量不要去喔!除非德諺有陪你去或是我,因為你還不熟悉這個力量。」我點點頭,「不過新公園那邊,人很多,而且我也常去,所以我想應該還好吧!」我又問她,她看了一眼手表後,回答我說:「你先不要去就對了,改天我在跟你解釋,因為我補習要來不及了。」一說完她就跑走了。唉!為什麼都沒有人可以解答我的問題呢?也許......去新公園可以知道,雖然羽熙叫我不要去,但是現在還很早,也才4點半而已,正是人最多的時候,所以去看看好了。

哇!果然不出我所料,楓葉都變紅了。四處看看,也沒有人手上有紋身的啊!等一下,手上有紋身,在我前方背對我的一個男人手上刺著繁複的花紋,最終間的不就是一條直線嗎?這時他也慢慢的轉過身來,一定要鎮定,一定要鎮定。他轉過身來,眼裡透著邪惡的光芒,用空洞的聲音說著:「妖精繼承人,認命吧!」他在說這話的同時,周圍的空氣微微震動著,我懂了,是結界,難怪再多人也徒勞無功,因為他們根本看不到。完了!完了!這時忽然有一個身影躍了進來,是一個深褐色頭髮的女生,手裡拿著一把長劍,「又一個來送死的」那個女生說道,一瞬間,水向緣靈衝了過去,緣靈便消失了!結界消失了。當我一回過神來,只想著要去追她,「請等一下!請等一下!」我喊著,她轉過頭來,看了我一眼說:「怎麼?要來謝謝我嗎?風的駕馭者?」她的聲音簡直比冰還要冷,而且滿是挖苦的意味,「你是水的駕馭者?太好了又找到一個了。你叫什麼名字?」我高興的說,「你高興什麼?我有說要加入你們嗎!」他冷笑著,並且跑掉了,這時忽然有一個小弟弟跑過來對我說:「不好意思,她是我姊姊,她今天心情不太好。你是她同學嗎?」「不是,是她剛剛幫我撿起了我掉的東西。」我回答他,「那很抱歉!她真的不太高興,再見了!」果然兩個都是市立國中的,這下就好找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垂釣翁 的頭像
垂釣翁

一方陽光

垂釣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