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花暴舔拭象鬚的同時,金尾抬起頭大罵:「火族這些偷雞摸狗的小子,趁我們毫無準備時來偷襲,又帶了一半的戰士來,害我們根本來不及應

對,而且一看到菩提掌回去報信,就撤退了。」這隻年輕的金毛戰士說完,就因為腹部的撕裂傷而又趴下去了。銀花趕緊派心掌過去為金尾止血。這

時一向沉穩的日皮,也出了聲音,說到:「刺星我猜想這一切應該都是火族計畫好的,你應該要在大集會上說一聲」,刺星點點頭到:「我會說一聲

的」。就這樣一群貓便回到了營地。沒想到一回到營地,櫻莓便衝上來對銀心說:「曦皮一直肚子痛,好像是快生了。」聽到這裡,銀心趕快衝進育

室,櫻莓則問起弟弟的情況。過了一會兒,銀心放心的走出育兒室,對著刺星說:「曦皮沒事,只是普通的陣痛而已。」聽到這句話刺星總算鬆了

一口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垂釣翁 的頭像
垂釣翁

一方陽光

垂釣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