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2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羽熙,你怎麼會知道?」我顫抖的問著「德諺不是有跟你說了嗎?你就是不相信。很久以前,在人類演化的過程中,有些人演化成了不同的物種,由於人類較多,於是他們開始排擠不同的人類,那些人類因而離開了,但他們沒有滅絕,只是躲起來了,那些人類後來變成了我們眼中的精靈或妖精,但是他們並不具有我們所說的那種能力,他們只是演化成不同的樣子罷了,你相信我所說的嗎?」羽熙輕輕柔柔的說完,這一切好像都是真的卻又好像不是,「羽熙,那我到底是什麼?」我的聲音聽起來還是很沙啞,「你是一個妖精繼承人,雖然你不具有像神話故事裡的那些能力,但是卻擁有一般人類所不具備的力量,這些人分別被分成四類,分別是風、水、火、大地,你是一個風的代表,能夠適時的使用風的力量,而所謂的妖精繼承人就是只擁有這些力量的人,每一紀只會誕生四個人。我們的存在就是為了破壞緣靈,緣靈本來也是演化不同的人類,但是因為他們碰觸了禁忌,也就是吸了慾望和恐懼,才變成緣靈。因為它們已經不是人類了,所以沒有真正的形體。」羽熙又說,「那你呢?你是什麼?」我的聲音聽起來比較好一點了,「我不是妖精繼承人,我是靈媒,也就是與古老妖精溝通的人,好了,你先回去吧!明天我在跟你說。」一想到要回家,我就有點害怕。但羽熙已經扶我起來了。

「媽,爸,我回來了!」沒想到媽馬上就衝了過來,抱住我說道:「小枂!對不起!媽媽不應該瞞著你的!」於是我們又哭成一團了。我是領養的沒錯,但媽媽已經是把我當親生的了吧!

垂釣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無間蛋竟然附身在藍寶身上

不知道五星和體時會變成什麼樣子

垂釣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還好烏克娜娜一行人有回來

我想最後與烏拉拉道別時

垂釣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在孩童天真的笑顏上

我看見了

垂釣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烏克娜娜果然不肯走

不過後來願意後卻回不去

垂釣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我的頭好痛好痛,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瘋了嗎?為什麼我身邊出現這麼多奇怪的事?去找媽媽好了,或許媽媽可以回答我。「你不覺得小枂最近越來越不聽話了嗎?會不會當初決定收養他是錯的?」但我靠近爸媽的房間時,卻聽到媽這樣說。我是領養的?怎麼可能?我還看過我出生的照片啊!「你現在說又有什麼用?當初堅持的也是你,現在抱怨的也是你......」爸還沒說完,我就闖了進去,「媽,這是真的嗎?我是領養來的。難怪你們總是對哥比較好!」我雙眼都是淚水,「小枂,不是這樣的......」她還沒說完,我就大喊:「我討厭你們!我討厭!」就衝出去了。難怪從小到大,他們總是對哥比較好,哥有的我有些都沒有。以前我從來不懂,但我現在懂了。因為我只是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只是碰巧被收養罷了!「原來我只不過是個被人丟棄的小孩罷了!從來就沒有人真心愛過我!他們也只是要辦好養父母角色才對我好的吧!」我坐在公園長椅上,對著月亮大哭著,「為什麼?為什麼?我到底做了什麼事?老天爺你告訴我好不好?我難道連擁有一個普通家庭的資格都沒有嗎?為什麼要讓我聽到他們的對話呢?如果我什麼都不知道,就只是認為他們重男輕女那樣不是更好嗎?為什麼?為什麼?」我在心底不斷吶喊著。「別哭了!」「羽熙?」我抬起頭看她,「我都知道了,別難過了!」「羽熙......」我抱住她,又開始大哭了起來。她就這樣陪著我,這似乎是我們車禍以後第一次這麼親近。


垂釣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你終於要跟我解釋了嗎?」我冷笑著,他只是寧靜的看著我,「跟我來。」他說道。「要去哪裡?喂!喂!」真是個討人厭的傢伙,但我還是乖乖的跟他去了「這裡不是......」我驚訝得倒抽了一口氣,他帶我來到了他的舊家,「三年前的車禍,你還記得吧?」他的聲音裡有著些悲傷,不過我怎麼可能忘記,我還記得那天,是他的生日,他的爸爸說要帶我、我哥、他還有羽熙一起去出去,但在回來的路上,卻發生了車禍,我就看著他被活生生的甩出車外,也看著羽熙一直哭喊著他的名字,用著全身的力氣。而我一滴眼淚卻也沒留下。就是那時才和羽熙絕交的吧!「嗯!我記得。」我輕聲回答他,「我當時沒死,事實上,這場車禍是被設計的,設計要讓我歸西天的,而設計的人正是我那親愛的爸爸。」他說的咬牙切齒,「怎麼可能!」我嚇的退後了好幾步,「我本來就是領養的,當初主張的是我媽,又不是他。更何況他知道我是妖精認可的繼承人後,就更想要把我除掉。你也是妖精認可人,所謂的妖精認可人就是要破壞緣靈,緣靈是一種專門吸取人類負面情緒的靈魂。當他們吸夠後便會釋放,讓人類活在恐懼中。」他一口氣說完,「你在開玩笑,對吧?」我顫抖的問著,怎麼可能有這種事?他一定是瘋了。我一定又再做夢了!快醒來!快醒來啊,梁靈枂!於是我奪門而出。但他一把抓住了我。「你不用害怕,我會幫你的。」他淡淡的說道,「我不要,我不要!你走開!走開!我恨你!」我掩住耳朵快步跑走。


垂釣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在哪裡?為什麼四處都是白?「親愛的女兒,醒來吧!真正的你!」一聲溫柔悅耳的聲音傳來,「你是誰?」我的聲音幾乎都被風聲蓋過了。「親愛的,你不需要害怕,因為你不是孤單一個人。聽聽看,不是有人再叫你了嗎?」我仔細聆聽著,「靈枂!靈枂!快醒醒!」真的有人在叫我,那是誰呢?是他...... 我猛然睜開眼睛,「你終於醒了,如果沒事的話,就可以回去上課了。」說話的是保健室裡的護士小姐,「請問一下,我為什麼會在這裡?」我的聲音極度沙啞,「你就在上課的時候倒在右邊校門,不過只是血糖過低而已。休息休息就可以回去上課了。記得要跟你們班那個男同學道謝啊!是他送你來的,否則啊,你可能要放學才會被發現。」沒想到是他救我的,不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只記得第一節下課,我要去找他時,就被班導叫住了,可是我怎麼有一段班導向我要東西的記憶呢?唉!大概又是我夢到的吧!「謝謝護士小姐的照顧,我先回去了。」我用了我最好的聲音說,對方只是草率的點了個頭。我心中有太多疑惑了,我一定要搞清楚這整件事。而我第一個要問的人就是他一詹德諺。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你不是在三年前的時候就......喂!你有沒有在聽我說?」看他那副漫不經心的樣子就讓人有氣。「今天放學以後,我會告訴你所有的事情的。」他的語氣很平靜。

垂釣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烏克娜娜真的太過於感情用事了

為什麼不相信他的爺爺呢

垂釣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沒想到他竟然是我的青梅竹馬一詹德諺,更奇怪的是他...他不是早在三年前就因為車禍死了嗎?難道是我看到鬼魂了。所以下課鐘聲一響,我便往他的位子飛奔過去,但班導突然叫住了我。「梁同學,可以請你到我辦公室一下嗎?」「可以!」我的回答似乎太短促了。到了辦公室後,「梁同學,他在哪裡?」班導在問什麼,我不懂。「梁同學,請你把他交出來。」這次班導的語氣帶著威脅。「什麼東西我不懂?」我的語氣裡有著驚恐,「難道找錯人了?」班導自言自語的說。「快點離開她!」一個男生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是他,「哦?來了有趣的傢伙。不過我今天可沒有時間陪你玩。」班導意興闌珊的說著,「梁同學,你可以走了。不過我會再找你的。」話才一說完,我就被拖走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我會不斷想起出車禍的回憶?「不要...不要!」我的尖叫聲打破了還在上課的校園。

垂釣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此篇為自編小說 希望各位看了能給我ㄧ些意見)

序章

垂釣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真的好喜歡芷紜和頤榛(我不是同性戀)

每次只要有他們的新戲 我就會不顧一切的也要看到 我妹每次都看不下去 但我還是喜歡她們

垂釣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